俄罗斯:“黑客干预”的软和硬

简言之,俄的确具备一定的电脑、网络技能,但由于“硬件”先天不足,“软件”也只在某些领域具有自己的特色,自保有余,但挑衅世界第一大国则“底气不足”

随着1月20日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(Donald Trump)宣誓就职日期的临近,“俄罗斯黑客干预美国大选”的杂音也变得越来越响亮。去年12月29日,任期剩不了几天的在任总统奥巴马(Barack Obama)以此为由对俄罗斯实施了外交报复,而FBI和CIA这两大美国情报机构又接连“吹风”,言之凿凿,更有媒体放出“特朗普本人承认俄罗斯黑客干扰了美国大选”的“猛料”(实则不过照例是“美式文字游戏”),让这股“炒风”愈演愈烈。

然而拨开骤然聚集的迷雾,许多人都发现,尽管“报复”也大张旗鼓做了,情报机构吹风也隔三差五吹了,CIA“你们等我放‘大招’”的狠话都说了不止一回,但“大招”毕竟没放出来:离1月20日还剩寥寥数日,迄今公布出来的资料并不足以“锁定”是否真有“黑客干预美国大选”的事发生——就更不用说具体指认是谁干了这件干没干都说不准的事了。

日前有国内分析家认为,俄罗斯“从技术和胆识上有这样做的实力”。这种看法颇具代表性,理由是首先,俄罗斯人数学能力强大,编程和系统工程能力过人,“这种系统能力让他们造就了世界上最大的运输机、直升机、军用发动机、核潜艇、氢弹、火箭发动机,简直各种最大专业户”,并特别举出“材料一般、一整合就不得了”的米格-25,以及“许多俄罗斯数学家为华为崛起作贡献”的旁证作为论据。胆识上自然更不必说——“普大帝”还有什么不敢做的?

然而这位分析家的论据,其实是“经不起分析”的。

前苏联(注意是“前苏联”不是“俄罗斯”)固然有相当的“系统工程能力”,这种“系统工程能力”让前苏联在战略武器、核潜艇、防空、坦克装甲车辆、运载火箭等一些关键领域长期占据醒目地位,但这是建立在“有所为有所不为”的“集中力量办大事”和“数不足量补、数量都不足体积补”的无可奈何前提上。如潜艇,前苏联并非存心想造那么大,而是因为单壳体技术一直不过关(到今天也没过,第一种“成熟”单壳体潜艇“拉达”级已经“半残跳票”很久了),才不得不造体量大很多的双壳体;又如军用发动机,前苏联时代主要靠牺牲寿命和后勤便利强上功率,即便这样也远谈不上“最大”,如今甚至连这样做的能力也不足了。前苏联解体后,俄罗斯损失最大的恰是“系统工程能力”,由于配套的丧失和久不能恢复,如今的俄罗斯已十多年未服役驱逐舰以上水面舰艇(更不用说航母),造不出舰用燃气轮机和高性能舰用柴油机,很多关键装备看似型号层出不穷,实则不过是修修补补后不断“刷漆贴牌”。

更重要的是,即便将这些例子作为“俄罗斯的实力”,即便这些实力真的可观,也大多是机械领域的“实力”,而非计算机、网络领域的“实力”。那么在这方面俄的“软硬件”又如何?

应该说,在“软件”即头脑方面,俄的确相当不凡。

正如那些分析家所言,俄罗斯数学人才辈出,在电脑软件领域也独树一帜,如Communix操作系统特立独行,安全性能良好,而号称“唯一拥有自主内核”的卡巴斯基反病毒软件,也能让外界看到俄在这方面的底蕴和实力。

但即便在这些“软件”方面,俄也存在许多致命的阿喀琉斯之踵。即以俄最自豪的Communix而言,许多行家指出,这种“史前恐龙般的古董级系统”界面极不友好,扩充性、升级性和软硬件兼容性“犹如噩梦”,近年来各种电脑应用、各种新硬件如过江之鲫,更新换代频繁,而Communix“连许多开发驱动程序都拿不出”、“运行效率十分低下”、“图形化界面更是一塌糊涂”……这些虽然主要就其商业前景而论,但“非商业”领域的需要,从来都是更领先一步的。

而在“硬件”即电脑、网络的普及和提高等“打基础”、“上层次”方面,前苏联就已经落后,俄在这方面就更加是一步赶不上、步步赶不上:以“超算”为例,2016年11月最新“超算TOP500”榜中,中国和美国各有171台入围,分别占据33.2%和33.9%总性能,基本并驾齐驱,排名第三的德国仅32台,日本27台,法国20台,英国17台……前10名“超算”中,中国两台(分列第一和第二),美国5台,日本两台,瑞士一台。而俄罗斯呢?2010年他们的“Lomonosov”还能排在第12位,2011年和2014年他们两次豪言“与印度联手冲击TOP1”,目标直指中国2010年夺魁、FLOPS 2.566PF的“天河一号”,结果如何呢?这项实质不过将“Lomonosov”“整旧如新”的计划推进缓慢,而在这几年间,TOP1的实力已膨胀到LOPS 93.91PF,是“天河一号”的30倍还多。自“超算TOP500”诞生以来,苏联/俄罗斯仅在前苏联时代的1984年(M-13,这还是仗着“体系之力”)夺魁一次,如今则非但单机比不了,“超算”的数量、普及、应用等差距则更大。强大的数学能力和“一招鲜”的软件能力在这样“不友好”环境下,威力必然大打折扣,“俄罗斯头脑能助推华为”,是因为华为本身具备更“友好”的“硬件”环境,如此而已。

简言之,俄的确具备一定的电脑、网络技能,但由于“硬件”先天不足,“软件”也只在某些领域具有自己的特色,自保有余(某种程度上“史前恐龙”式的电脑和网络系统,安全性反倒会因为“不兼容”而更好一些),但挑衅世界第一大国则“底气不足”。

至于“普大帝”,作为一个老资格政治家,这位曾经的专业情报工作者其实并非是一个莽汉,在边缘地带“火力测试”一下美国这个世界第一政治、经济、军事大国容忍底线,是不妨去做的,但“深入敌后”去挑战美国的政治基础却并非什么好玩的游戏,失败或露馅不必说,即便成功又能得到什么?

退一万步,即便俄罗斯“软硬件”一应俱全,如前述分析家所言“有这样做的实力”,也并不能就此认定它就必然、已经这样做了:三国时刘备占据成都,要以“酿私酒”的罪名处罚家藏酿酒工具、却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“顶风作案”的市民,他的同乡兼幕僚简雍就曾讽刺他“倘这样的逻辑也能成立,那么街上所有男女行人就都可以‘淫乱罪’被逮捕法办了——他们何止个个具备‘作案工具’,而且公然带到光天化日之下呢”。

精彩评论:0

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

评论成功

评论失败

热门文章HOT NEWS

订阅 "百家" 频道,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

 

百度新闻客户端

  • 扫描二维码下载
  • 订阅 "百家" 频道
  •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
用户反馈